Sorry, you need to enable JavaScript to visit this website.
You are here

Bas Boorsma对2017智能城市周和智能城市技术演变的见解

2017-11-02 19:48

对参与智能城市建设的任何人而言,智能城市周是最令人期待的活动之一,演讲嘉宾选自一些顶尖的国际专家。今年的主题是智能基础设施,接下来在活动中就“消除数字鸿沟”进行小组讨论,我们很高兴就未来城市愿景对Bas Boorsma进行采访。

Bas是思科的总监和数字化负责人(欧洲),负责指导创新型“智能城市”业务,特别是涉及物联网相关基础设施、网络、解决方案、业务架构和创新的领域。他最近还出版了一本新书《新型数字交易:超越智能城市》。

首先,在智能城市周中,您在“消除数字鸿沟”圆桌会议上最感兴趣的部分是什么?

如今的数字鸿沟与20年前有所不同。这不关乎年龄,与年轻人和老年人都有关联。数字鸿沟和数字素养涉及的不仅仅是提供基本访问,尽管开始时是这样。

在美国这样的大国,在农村地区很多人很少有机会访问这些数据。但通常情况下可利用更广泛的接入技术来实现这一切。此外,也可使用其他方式进行访问,如公共Wi-Fi,这些技术通常是公共部门领导人所拥有一系列工具的一部分。

相关讨论已演变为强调数字化不仅仅是提供基本访问这一事实。因此,数字素养不仅仅是获得某种访问,而且实际上能够充分利用数字技能

在会议上,许多领导人已开始研究如何正确处理数字素养方面的这些灰色问题。

本周还有任何其他优秀访谈吗?

我是费城首席技术官Brennan先生的忠实粉丝,尤其欣赏他在价值链这一问题上的全面视角,因为它跨越了如何正确看待问题的各个层面。

Brennan先生没有从人工智能和其他注重于未来的项目入手,他表示:“从自己所在城市建立一个强大的宽带基础设施开始说起,如果您有能力,则可实现任何愿景;如果没有,您现在或在不久的将来就会面临各种各样的挑战。”

奥兰多等城市所具有的高水准和宽阔的视野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其将物联网与绿色排放和太阳能发电连接起来。

在您的《新型数字交易》书籍中,使用术语“社区数字化”作为本书的重点。这个词是什么意思,与智能城市发展有什么关系?

“智能城市”尚存一些问题,原因如下。

“智能”是一项挑战,因为几乎无法定义其含义,10年前的智能产品如今将不再智能。如果在政治正确性层面敏感,是不是就显得不够聪明?是不是说您“愚蠢”?这是否意味着如果没有某种类型的智能城市试点,城市将变得很“愚蠢”?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另一个问题是“城市”这个词。显而易见,数字化不仅适用于城市,也适用于任何社区。我认为,随着智能城市的发展,不仅仅是基础设施项目,还有更多基于云的服务、数据以及如何利用这些项目,而小型社区参与数字化的门槛会低很多。

所以这就是我强烈反对“智能城市”这个词的原因,但在我的书里,无法将其去掉。我仍在寻找充分的反对理由。

新阶段的社区数字化是什么样的?

社区新型数字交易有三个前提。如果希望避免数字鸿沟进一步扩大,则须实现新型数字交易。

首先,数字化继续为我们的社区和几乎任何公共空间带来了巨大希望。其次,您也不会得到完全默认实现的数字化。我们需要制定一项计划,将社会利益相关者聚集在一起,汇总最好的想法、技能和思维以实现数字化交易。

再者,如果不能实现新型数字化交易,那么我们将看到数字鸿沟的过度增长。我们将看到没有议程的混乱,而灰色创新可能会陷入渐进模式。这是最糟糕的情况。

我们需要避免这种对立局面,即在城市与农村之间,掌握以往技能的人与掌握未来技能的人之间,有很多人被离弃,似乎他们不会成为数字演进未来发展的一部分。

作为社区数字化的一部分,您认为目前最令人激动的创新是什么?

首先,公共空间是所有类型数据融合的一个重点,存在大量公共和私人数据。目前,虽然我们假设公共空间很强大,但我们没有充分利用所有数据。我们听到很多关于新石油数据的疯狂言论,但是只有拥有完整的数据包,才会极其有价值:捕获和分析数据包,与其他数据集相互参照,保护数据和相应应用程序,才能确保整个价值链的完整性。

数字显示器是解决这个问题的一个很好的方法。我们可通过了解这些技术并对其给予充分证实,开始更高效的尝试。我们从广泛视角转向独特视角,以个人为出发点,以超本地数据为依据。

您是否有已发生项目的例子?

如今,我痴迷于在街道自动化区域使用动态数据。在动态数据的提供方面,走在最前列的是由思科创建的Kinetic for Cities平台,目前全球有超过35座城市在使用该平台,在印度斋浦尔和澳大利亚阿德莱德等城市,全部实现了该平台的覆盖。

您认为科技公司应如何与公共机构合作以推动这一创新?

科技公司一直以来都是实现创新的关键。即便在五年前,都在假设巨型科技公司理论上能够创造出一座智能城市。

我认为,城市和科技公司都清楚这是不可能的。智能城市远远超出了生态系统范畴,公众与个体、市政府与科技公司、小型与大型企业均参与其中。

创业公司以及具有持久力、扩大规模能力以及提供售后服务环境能力的大公司均需要具备颠覆性能力和创新能力。最重要的是,大公司善于制定互操作性和开放行业标准,特别是考虑到我们正在通过缺乏标准的物联网进行的交易。

最后,正如我在书中所说的那样,科技公司需要提升他们现在对社会领导角色的认识。

数字标牌行业如何有助于消除数字鸿沟?

设计思维是我在书中提到的智能城市构建基本模块之一。数字标牌行业不可或缺的是人们希望以及可以参与互动的元素。

犯错就像反应失灵的触摸屏,意味着你会立即失去95%的市场。我认为三星有良好的业绩记录和优秀设计,但在智能城市方面,我认为整个行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们应从设计思维开始,然后把工程加入其中,而不是本末倒置。

您可在亚马逊和其他书店购买Bas Boorsma的《新型数字交易》书籍,也可在LinkedInTwitter上关注他本人。

点击此处阅读更多关于智能城市的文章(提示:阅读关于智能城市的更多专家意见或探索中国中山市公安局如何利用智能城市技术进行改建)。